欢迎来到莆仙旅游网 登录 注册
手机二维码
  • 电话咨询

  • 0594-2862333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旅游资讯> 艺博会 > 大国工匠的文化乡愁——莆田木雕

大国工匠的文化乡愁——莆田木雕

来源: 发布:2017/12/6 15:57:16 作者: 人气:5278
莆田木雕能在浩浩荡荡的历史河流中,激越着无穷无尽的艺术浪花,溅击着绚丽多彩的艺术花朵,是因为莆田木雕有着一条薪火相传的艺术血脉,奔腾着生生不息的艺术基因,时间剪不断莆田木雕的精神脐带,反而不断酝酿着更优秀的涅槃。


公元557年,郑露、郑淑、郑庄三兄弟“开莆来学”,掀起了古代莆田的文化风暴,开启了一条通向文明的思想通道,莆田先人在这块山青水秀的故土,筑书堂,开儒学,以跨越的文化梦想,赶超中原先进文化,湖山书堂、澄渚书堂、灵岩精舍、平福岩书堂、北岩精舍、东峰书堂、漆林书堂等讲学场所的出现,开始了莆田人滔滔不绝的读书声,并以此为起点,创造了莆田人无与伦比的科举文化。



公元558年,郑露献私宅建金仙庵,之后扩建为灵岩寺,开始了莆田大地上的佛寺建筑。或许是由于唐末藩镇割据,中原大地烽火连绵,一批才华横溢的青年学子走上一条异常的人生之路,出现了一对兄弟高僧,他们身体力行,推动了一批寺院建筑层出不穷地在莆阳大地上的出现。国欢寺、九峰院、上生院、囊山寺、南少林寺等寺院,一座又一座佛寺的兴建,出现了颇为精湛的木雕工艺。寺庙的建筑装饰、大大小小的佛像、数不清的经书,这些都有木雕工艺最初的痕迹。



纷繁复杂的宗教信仰是唐朝莆田宗教场所建筑的初衷,这个时候的莆田有城内道教建筑三清殿、黄石江东的浦口宫和飞云庙,木雕紧随着人们的精神生活走进了普通的生活之中。在唐之初开始的寺庙宫观建筑,后来有了大规模的发展,在莆阳大地上出现了每一个朝代典型的建筑。宋代梅峰光孝寺、东岩山报恩东岩教寺、广福寺,明清时期三一教东山祖祠、谷城宫,这些建筑里都有许多精美的木雕配件、饰件,如梁枋、斗拱雕饰、廊檐木雕、窗花雕饰等,经过几百年的风雨洗礼,虽逝去了原初的色泽与纹理,至今仍非常精美。



莆田木雕和莆田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每一卷莆田文化都有几页关于莆田木雕色彩斑斓的插图。公元十世纪,莆田出现了妈祖文化,以弘扬立德、行善、大爱无疆的妈祖精神为主的妈祖宫庙,不断涌现在莆阳大地之上。湄洲妈祖祖庙、港里天后祖祠、平海天后宫、涵江延宁宫、文峰宫等妈祖宫庙,这些建筑包含着木雕内容,雕梁画栋,悬檐木枋,工匠所雕刻的人物、山水、花卉等题材的围屏、栏杆,均呈现在这些宏大的建筑中。还有,这些妈祖宫庙所收藏的妈祖像木雕,都是各个朝代木雕大师的精品力作。妈祖祖庙的妈祖金身、文峰宫的妈祖软身木雕、莆禧天妃宫的妈祖软身像木雕、天后祖祠的春秋大祭牌匾,还有妈祖宫庙的匾额、围屏、祭器等木雕工艺品,这些以圆雕、透雕、浮雕相结合的雕艺水平,都是传世佳作,都是莆田木雕艺术的瑰宝。



自唐宋之始,莆仙辉煌的科举文化,造就了一大批执掌朝权的名臣重吏,是他们以高雅的审美水平,推动着莆田木雕的生活化、广泛化。这时候莆仙民间艺匠不仅擅长佛像、寺庙宫观的建筑装饰,而且出现了莆田木雕家具。宋代名画《听琴图》的琴桌,就是北宋名臣蔡京呈献给宋徽宗的莆田木雕家具的精品,或许具有浓厚木雕元素的“仙作”就是从这个时代开创了木雕与家具相融合的先河。



莆仙的科举文化对莆田木雕有着深刻的影响,莆仙登进士第者达两千三百多人,任宰辅、尚书等高官也有上百人,这些达官富贵们的府第,其建筑物的建筑装饰、家具蕴含着精雕细刻的木雕工艺。屋架、梁枋、斗拱、悬钟、门窗、围屏等处,都有精美的人物、松梅、菊竹、花鸟、走兽之类的木雕图案。庙前的大宗伯第、彭鹏故居、御史第、黄石清中周瑛故居都有莆田木雕渗透在这些建筑之中,呈现着异常豪华的景象。



宋元开埠的泉州港、枫亭港、宁海渡,从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进口了大量的黄花梨、紫檀、鸡翅等木雕原料,红木木雕逐渐在莆田流行,成为建筑或家具中的精品。



莆田木雕在明朝还拥有一个独具一格的艺术成就,那就是龙眼木雕刻。龙眼是莆田四大名果之一,兴化平原、东西乡平原和一些低纬度的山区种植着大量的龙眼树。这些经过数十年、上百年的龙眼树干,造型迥异、千姿百态,自然就成了莆田木雕艺人眼中的工艺品,经过艺人们独具匠心的构思和创作,一件件栩栩如生的龙眼木雕皆成了艺术佳作。



清代,莆田木雕不再是一种手工业或建筑业的附庸产品,已经形成一种手艺或职业,已是工艺美术种类。这个朝代的莆田木雕,不断呈现着作为工艺美术的构思独特、层次分明、图案生动、装饰华美的繁荣高度,不断推出优秀的、可以传世的木雕作品。



黄石后洋人廖氏木雕多件作品被收藏在故宫博物馆,清乾隆年间莆田艺人雕刻的木雕作品雕金透雕花篮就成了入宫的贡品,清光绪三十四年,工艺美术大师廖熙的人物木雕作品《关公像》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荣获金奖。莆田木雕沿着时间的脉络,走上了时代的舞台,成了莆田十大城市名片之一,这其中凝聚着一代又一代木雕艺人无私的奉献和辛勤的劳动,正是他们永不放弃的梦想与水平,一大批莆田工艺美术大师以他们不朽的才华,创作了一系列堪称佳作的木雕作品,并且已拥有木雕传统工艺的一流水平。不论是圆雕、透雕、浮雕,或是根雕,品类也丰富多彩,有佛像、仕女、花鸟、山水摆件、家具及建筑装饰等,五彩缤纷,应有尽有。在新的时代,莆田木雕依然散发着光彩夺目的工艺魅力,他们以新的艺术风格,推陈出新,把莆田木雕的创作推向一个高潮。



莆田木雕在古代不同的历史阶段,有着一个明显的文化特征,不论唐初简单的建筑装饰,或大刀阔斧的佛像木雕创作,宋元时期五花八门的以人物、花卉为题材的木雕作品,明清各具特色的艺术风格,莆田木雕却有着共同的文化密码,有着同样的文化源代码,他们总是会把圆雕、透雕、浮雕融会贯通在每一件作品上,纷繁复杂地体现各种不同的雕艺,依靠每一件木料上的纹理、颜色、凹凸,甚至一些缺陷,甚至一些夹杂着其它物料,含有杂质的木抱石,木雕大师们总会从中找出关系,找出艺术的灵感,去打造一件平生最得意的作品。



莆田木雕能在浩浩荡荡的历史河流中,激越着无穷无尽的艺术浪花,溅击着绚丽多彩的艺术花朵,是因为莆田木雕有着一条薪火相传的艺术血脉,奔腾着生生不息的艺术基因,时间剪不断莆田木雕的精神脐带,反而不断酝酿着更优秀的涅槃。


共1页 总共0条信息 首页上一页 1 下一页末页